冉闵
冉闵,有文献记为“染闵”,字永曾,小字棘奴,魏郡内黄人(今河南安阳市内黄县西北),出生于兰陵郡(今山东枣庄和山东临沂交界的地方)以善战著称,是中国五胡十六国时期后赵君主石虎的养孙,冉魏的君主。 永和五年(349年),石虎死,石世即位。同年五月,石遵得到冉闵支持发动政变推翻石世。即位后,冉闵任中外诸军事、辅国大将军、录尚书事。 350年正月,冉闵改后赵国号为魏(卫),并改姓李。石鉴密遣宦者赍书召张沈等密谋反冉闵,宦者告之冉闵、李农,闵、农驰还,废石鉴杀之,并诛石虎孙三十八人。此后冉闵自称帝,改国号魏。过一个月,冉闵恢复自己祖父和父亲少年时的冉姓。建都于邺城(今河北邯郸市临漳县城西南20公里邺城遗址),改年号永兴。冉闵遣使临江告东晋:“胡逆乱中原,今已诛之。若能共讨者,可遣军来也。”由于冉闵已称帝,加上之前曾参与对东晋的战争,东晋对其抱有成见,所以冉魏无法得到东晋支持。 352年,石祗部下刘显杀死石祗,投降冉闵,从而后赵灭亡。当时占据辽东并由鲜卑族慕容氏所建的前燕乘机占据幽州,分三路军队南下。慕容恪带领的前燕军在廉台(今河北石家庄东部无极县东北)攻冉闵。起初冉闵出击,十战十胜。后来中计陷入鲜卑骑兵重围,冉闵突围东走二十余里,坐骑朱龙突然死亡。冉闵于是被赶上的前燕兵生擒。留守邺的冉魏部下向前燕投降,前燕占领邺城,冉魏灭亡。冉闵被送于蓟城(今天津市蓟县),慕容俊嘲笑冉闵:“你只有奴仆下人的才能,凭什么敢妄自称天子?”冉闵怒道:“天下大乱,你们这些夷狄,人面兽心,还想要篡逆。我中土英雄,为什么不能当帝王呢!”慕容俊大怒,令人鞭之三百,后在龙城(今辽宁朝阳)被斩首。但后来慕容俊不安,上冉闵谥号为“武悼天王”。

冉闵,亦作染闵,字永曾,小字棘奴,魏郡内黄(今河南内黄西北)人,十六国时期冉魏政权建立者,死后被追谥为武悼天王。

冉闵的祖父和父亲世代效力于陈午的乞活军,陈午被奴隶出身的后赵明帝石勒击败后,冉闵父亲被石勒收编,冉闵受到石勒的宠爱,被石勒收为养孙。公元338年,石勒侄子石虎在讨伐鲜卑慕容恪的昌黎之战中遭到惨败,在后撤当中,后赵军队丢盔弃甲、狼狈不堪,只有冉闵率领的军队阵容不乱,完整的撤到后方。小小冉闵开始斩露头角,更加得到石虎的刮目相看。

石虎死后,后赵陷入宗室争夺皇位局面,冉闵帮助石虎第九子石遵夺得皇位。在争夺皇位的战斗中,为了鼓励冉闵卖力,石遵承诺冉闵:夺得皇位,立冉闵为太子。事后,石遵却另立一宗室石衍为太子,冉闵非常失望,开始不满石遵,他们的矛盾开始公开化。从此后,冉闵对后赵不再忠诚,开始谋划属于自己的独立王国。就像《天龙八部》里的萧峰永远改变不了自己契丹人的身份一样,冉闵终究是一个汉人,他再怎么对石赵政权忠心,在石赵政权的眼里,他永远是个外族人,只能算作是羯赵的一个打手和保镖,永远是一个“外人”。而在冉闵的心里,他永远融入不了后赵政权,后赵永远不是他的家,在冉闵的骨子里,他永远是个汉人,不同的民族出身决定了冉闵和后赵永远不是一家人。哎,民族和种族,到今天仍然是一个世界性的沉重话题啊。

34911月,冉闵通过政变杀死石遵石虎第三子石鉴继位,冉闵成为后赵举足轻重的人物。冉闵、李农势力的疯狂增长,激起了后赵羯族贵族的恐慌。在石鉴的默许下,后赵孙伏都等率三千甲兵企图暗杀冉闵、李农,冉闵派兵包围后赵都城邺城,发布了著名的《杀胡令》,其主要内容有:凡六夷” (匈奴、鲜卑、羯、氐、羌、巴氐)“与官同心者住,不同心者任所之凡内外六夷胡人,敢持兵仗者斩,汉人斩一胡人首级送凤阳门者,文官进位三等,武职悉拜东门,只要是高鼻深目黄发者格杀勿论。杀胡令颁布后,一夜之间,邺城周边的汉人,争先恐后,纷纷涌入邺城,而六夷胡人则拼命逃出城外,使冉闵深切认识到“非我族类,其心必异”,明白胡人终不能为其所用,坚定了其要杀光胡人的决心。冉闵亲自带兵诛杀胡人,杀胡令颁布后,胡人被杀人数达到100万,能成功逃离中原,回到北方幸存下来的人数不足十之二三,北方胡人遭到灭顶性的打击,尤其是羯族,从此后在中华大地上绝迹。

第二年,冉闵在李农等的拥护下,在邺城南郊称帝,改年号为永兴,国号大魏,史称冉魏。冉闵称帝后,继续追杀胡人,在其称帝立国后的三年时间里,没有一个月不与胡人发生战斗。352年,冉魏与前燕鲜卑慕容恪决战,被14万鲜卑军包围,在突围当中,冉闵的坐骑朱龙马因极度疲劳和饥饿突然死亡,冉闵被俘,之后不久被慕容恪斩杀。套用现在流行的一句话,冉闵的一生,是战斗的一生。冉闵共与胡人发生过10次大的战争,前9次保持全胜,每次都是决战,每次都是以少胜多,在第10次与鲜卑慕容俊的决战中不幸被俘,壮烈牺牲。

冉闵是一个马上得天下的枭雄式人物,冉闵一生中最轰轰烈烈的事迹就是发布了《杀胡令》,其以武功起家,希望通过以暴制暴的手段,维护汉人的利益,试图统一中原及北方,这是其积极的一面;但是,杀胡令对胡人不分青红皂白的屠杀,不遗余力的打击胡人的力量,造成了不少平民被滥杀,这与汪精卫国民政府的“宁可错杀千人,不可使一人漏网”有着异曲同工之处,给诸多胡人百姓造成灾难,许多民族,诸如羯族就是在杀胡令中灭迹,造成胡人与汉人之间的民族矛盾日益尖锐。客观的说,杀胡令的颁布,是当时社会环境和政治环境下的产物,西晋时期,汉人口达到2000万,而到了五胡乱华时期,社会长期趋于动乱,中原汉族人口急剧下降到了400万。五胡十六国时代,北方大部分时间都被少数民族统治,其统治政策均偏向于少数民族,少数民族人口得到快速发展,对汉族的统治政策与后期的元朝大同小异,其核心是“抑汉”,这一点与满清的“以汉制汉”大相径庭,汉民族有亡种的趋象。同时,杀胡令的颁布与冉闵的个人人生经历有着直接关系,冉闵前期效忠羯赵政权,几次关键时刻,胡人对其的抛弃,终于使冉闵清醒,胡汉不同心,胡人终究不能被其所利用。最后,尽管一直在少数民族政权生活,冉闵本人已快被异族同化,但汉人几次在关键时刻对其的支持,使冉闵认识到,他是一个汉人,杀胡令多少含有一点冉闵的民族情结在里面。

《杀胡令》的颁布和执行,客观上为汉人赢得了生存空间,拯救了即将灭亡的汉文化,让急剧下降的汉族人口得到缓慢增长。在空间上,北方少数民族人口急剧下降,无力顾及南方的东晋政权,为东晋政权赢得了喘息时机和发展时间,从一定程度上来讲,延续了东晋被灭亡的进程。

今天看来,作为一个曾经威震中华的枭雄式人物,就其个人素质来说,冉闵有一代天骄成吉思汗的天赋和才略,只是其带领的汉人军队与成吉思汗的军队战斗力相比远远不在一个级别上,二人所面临的对手实力也是有着天壤之别的差距,队友与对手的实力注定了冉闵只能是一颗流星。今天,当我们说起冉闵,今天已很少有人知道。究其原因,一是经过清朝268年的刻意隐瞒甚至篡改冉闵的个人事迹,二是冉闵的杀胡令与现今的中国民族团结和谐的主调不符合。一切历史都是当代史,对史学家来说,这大大小小是个遗憾吧。